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癌症晚期怎么办 > C0090 老叫兽?
    高悦酒店,6868号房间。

    许哲尽量保持儒雅随和的吃完了早餐,他登陆保密邮箱查看着花环发送过来的相关资料。

    ……

    任务目标

    白伟鸿

    男,59岁,双城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丧偶,无子女。

    目前持有双城巴玉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黑陶小碗。

    工作照片

    生活照片

    委托报酬

    100万

    处理方案

    执行人员自行决定

    ……

    许哲快速查看完了花环发送过来的资料,这又是一个相关人员。

    对方持有巴玉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巴玉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一切的开端,黑鸦盗取了黑陶小碗,从而牵扯出来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无论是职业杀手巴松·尼迪善,还是国际犯罪组织od  drea,全部都是黑陶小碗失窃案件牵扯出来的。

    现在终于找到了黑陶小碗!

    许哲产生了一个疑惑,花环为什么不通知警方?

    白伟鸿和弗兰克的情况不一样!

    弗兰克在明面上查不到任何不利于他的证据,也无法确定他是od  drea组织的成员,自然无法通过警方来处理。

    但白伟鸿不一样!

    花环发送过来的信息表明了白伟鸿持有黑陶小碗,仅仅是这一条,便可以让白伟鸿定罪,难道还不能交给警方处理吗?

    许哲稍微考虑了一下,随后默默深度调查白伟鸿的资料。

    白伟鸿的资料很容易查到,如同花环调查的一样,白伟鸿是双城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经济学方面的知名教授,目前在双城大学经济学院任教。

    许哲甚至进入双城大学的校园内部网络查看着学生对白伟鸿的评价,从学生评价看起来,白伟鸿也不是叫兽。

    根据双城大学的工作评价记录报告,白伟鸿的评价同样非常不错。

    不过许哲还是查到了一个小小的疑点!

    白伟鸿喜欢古代巴国时期的文化,这一个信息是在白伟鸿的社交网络中查到的,白伟鸿多次在社交网络中表示对古代巴国文化的称赞。

    或许这就是动机?od  drea组织的人员盗窃黑陶小碗?’许哲心中暗暗思考着因果关联。

    然而这一个因果关联太牵强!

    是的。

    这一个因果关联实在是太牵强了一点。

    白伟鸿只是双城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他如何与跨国犯罪组织联系上的?d nd  drea组织怎么可能接受盗窃黑陶小碗的‘小任务’?

    如果是白伟鸿和黑鸦直接联系,许哲倒是相信这样的因果逻辑,白伟鸿委托了黑鸦,黑鸦盗取了黑陶小碗,从而让黑陶小碗落到了白伟鸿的手中。

    但这一个案件夹杂了巴松·尼迪善,还有od  drea组织,许哲怎么也不相信只是简简单单的盗窃黑陶小碗。

    许哲直接联系花环,将心中的疑惑询问了出来,“你们掌握了什么情报?”

    花环保持沉默。

    许哲追加道,“你们要让我帮你们处理麻烦,至少要把你们知道的情报都说出来吧?”

    花环回应,“我们目前也无法确定具体的情况,我们目前只调查到了白伟鸿拥有黑陶小碗,具体的情况暂时无法确定。”

    “你猜我会相信你吗?”许哲反问。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如果你觉得这个任务有问题,你就慢慢调查。”花环回应。

    “你们不着急?”许哲反问。

    “你以为我们只有你一把刀?”花环同样反问。

    许哲没有说话,从目前看起来,花环在双城似乎真的只有他一把刀!

    “任务交给你了,对应的委托报酬,我们会提前给你。你最好完成任务,我想你应该明白。”花环暗含着威胁的提醒。

    许哲淡定的回应,“知道了。”

    花环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花环这个家伙,这一次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许哲心中暗自思考。

    白伟鸿和弗兰克终究不一样。

    弗兰克是跨国犯罪组织的成员,死了也就死了,那是罪有应得的事情。

    但白伟鸿不是跨国犯罪组织的成员,虽然他牵扯进入黑陶小碗失窃案件,但从目前看起来,白伟鸿似乎没有太大的问题?

    许哲考虑了一下,他使用自己的真实电话号码联系鲁多多。

    等待鲁多多接听电话,许哲先一步开口道,“鲁警官,好久不见。”

    鲁多多回应道,“原来是许侦探,确实好久不见,许侦探最近在什么地方发财?”

    “当然在双城,要不然还能在哪里?”许哲笑着回应。

    “对了,许侦探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鲁多多询问。

    “庄队长在旁边吗?”许哲反问。

    北愉区警察局。

    cs部门办公室里面,鲁多多的手机处于扩音器状态,许哲直白的询问,自然被庄义华听见。

    鲁多多看向庄义华,等待着庄义华的示意。

    庄义华直接开口回应,“我在的,许侦探有事情找我吗?”

    “当然不是,我有事情找你,自然会拨打你的电话。鲁警官,你可以取消扩音器状态吗,我有一点私人事情给你说。”许哲故意说着。

    鲁多多为难的回应,“好像不可以。许侦探,你应该清楚,你是我们警方的嫌疑人员之一。”

    “哟嚯,你们还没有找到证据呢?”许哲调侃。

    庄义华开口道,“好了,许侦探,你究竟有什么事情。”

    “既然庄队长都问了,而且也知道了这一件事情,那我也不隐瞒了,我等一会到你们局里,你们准备一下,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许哲回应之后直接挂断电话。

    鲁多多听着通话被挂断的‘嘟嘟’声,他略微尴尬道,“队长,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等他呗!”庄义华哼哼道。

    说完之后,庄义华看向苏月灵的方向,他考虑了一下,最终没有询问的意思。

    事实上苏月灵心中暗暗担忧着许哲,她和许哲已经交换过了暗号,她大概知道许哲的处境,虽然许哲没有实话实说,但他的处境确实是他告诉给苏月灵的情况。

    ‘阿哲你究竟怎么了’苏月灵心中暗暗担忧。

    大约九点钟的时候,许哲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抵达了北愉区警察局,他的车牌号码直接写入了警察局的停车系统,轻松的进入了地下停车场。

    北愉区警察局大楼的二楼,许哲轻车熟路的来到了cs的办公室,他低调的走了进去,然后坐到庄义华的对面。

    当许哲进门的时候,庄义华就注意到了许哲,等待许哲坐下来,庄义华才开口道,“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

    作者君这是存稿最后一章了,因为不可抗拒原因,本书不准备写了,简单来说是太监了,不想辩解,题材是过了一点点,请多多见谅。

    作者君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充充电,学习学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