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枚两界印 > 第九百零九章 小胜岳逸峰
    “叮叮当当!”

    陆征和岳逸峰在半空中打了十几个回合,陆征抽身而退,两柄银羽青霞剑就破了刀影,飞射而回。

    “当!”

    岳逸峰荡开飞剑,一道无影无形的刀气就悄无声息的接近了陆征的咽喉三尺。

    白云剑轻轻一点,就将这道刀气破开。

    岳逸峰摇摇头,没想到陆征的剑道境界如此之强,一身实力竟然丝毫不在自己之下。

    不过……

    自己没有胜过涂玉雅的把握,难道还胜不过一个娶了个普通天狐女子的涂山客人吗?

    岳逸峰的自尊心让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所以,他决定出大招。

    “剑法不错。”岳逸峰点头称赞了一声,“不过便就此结束吧。”

    下一刻,圆月弯刀一闪,在岳逸峰的头顶就仿佛出现了一道闪烁着冷光的弯月。

    无数弯月一般的刀光凛冽,仿佛可以切割空间,闪烁出来的刀光,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月光洒下,岳逸峰本身就仿佛变成了一柄凌厉的弯刀,妖气冲天,刀气纵横,将两柄银羽青霞剑荡开。

    “斩!”

    岳逸峰厉喝一声,人刀合一,飞斩而至,精神更是锁定陆征,让他根本避无可避。

    妙意真人和池环禅师一人扣住了一枚棋子,随时准备出手。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看到陆征招手调回了两柄银羽青霞剑,然后又拍了拍葫芦。

    “嗖嗖嗖嗖嗖嗖嗖!”

    倏忽之间,七剑齐出,配合着刚刚的两柄剑,一共九剑,组合成了一个特殊的剑阵。

    然后,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八,八化为十六……

    转瞬之间,无数的剑影就在陆征身前出现。

    ……

    虽然并不是剑越多越厉害,比如有些人就是一剑走天下,而且法力够了,真要有用的时候,飞剑分光化影也只是最基础的运用。

    不过在可以一心多用,可以操作得过来的情况下,拥有本体的飞剑当然是越多越好,法力的载体越多,可发挥的威力越大。

    九柄飞剑组成的剑阵,当然比一柄同品质飞剑和八道剑影组成的剑阵更厉害更持久。

    ……

    岳逸峰这招不弱,在只以剑道应敌的情况下,陆征没把握以刚才的状态挡下这一招,不过幸亏他有九柄银羽青霞剑,还能施展剑阵。

    所以,当陆征拍出九柄飞剑,衍化万剑,气势比岳逸峰施展的冷月一刀斩还要强时,已经人刀合一,一刀斩过来的岳逸峰的表情是懵逼的。

    他本来都已经准备收力了。

    不过面对着眼前的无数剑影,以及闪烁不定,察之不觉,若隐若现的九道杀机……

    他感觉自己如果不能再加强一下护持自身的力量,他可能会在这一剑下受伤!

    “唰!”

    照耀在岳逸峰头顶的冷月在一瞬间更亮了,刀光也在一瞬间更强了。

    下一刻,周围闪烁着无尽刀气的冷月一刀斩,就撞进了九柄银羽青霞剑衍化而出的九极万剑界。

    “叮叮当当!”

    “嗤嗤砰砰!”

    刀气和剑气的碰撞,互相碰撞之后的泯灭,无数激荡出的灵力化为冲击波四散。

    让周围好几座山头崖壁上都出现了刀印剑痕,靠近的露头的树木被摧折,并且引起了一次小范围的雪崩。

    ……

    “厉害!”

    “厉害!”

    妙意真人和池环禅师放下了手里的棋子,齐齐称赞。

    “能将《飞羽乘霞御剑经》修炼到这等境界,应该是飞羽山弟子无疑了,白云剑术应该是从白云观的朋友处学来,加强自己近战的。”

    “正是,正是。”

    ……

    而另一边的正面战场。

    “叮叮叮……”

    一连串的响声之后,岳逸峰就倒退着从碰撞中心飞了出来。

    虽然他的面容还是冷酷,握刀的手还是很稳,不过肩上、肋下、大腿上被破开的衣服,还是昭示着他漏过了三剑,而且陆征手下留情了。

    灵力冲击波散去,刚刚碰撞的战场中,也显露出了陆征的身形。

    左手提着白云剑,一身青衣,衣袂随风。

    九柄银羽青霞剑在他身边上下起伏不休,划出一道道带着青色霞光的银线,凌空御风,彷若神仙中人。

    “我输了。”

    岳逸峰有些干巴巴的说道,顿了顿,再次说道,“多谢手下留情。”

    “承让了。”

    陆征反手一挥,白云剑就被收进了葫芦,九柄银羽青霞剑也依次飞了回去。

    岳逸峰的妻子急忙飞到了岳逸峰身边,有些担心的看向他,“夫君你没事吧?”

    “没事,他手下留情了,我没有受伤。”岳逸峰摇头道。

    “你刚刚也收力了。”陆征也提了一句。

    陆征如今好歹也是千年修为的大老了,一眼就看出了冷月一刀斩的威力核心所在。

    刚刚岳逸峰虽然加强了护持自身的法力,不过因为不分生死,他担心伤到自己,中间经历了一次收力又加力的过程,所以其实没有发挥出冷月一刀斩真正一往无前的精髓。

    “输了就是输了。”岳逸峰摇头说道,“其他都是借口。”

    岳逸峰的妻子拍了拍腰上的一口皮袋,然后十二只五彩锦鸡、七只白玉乳羊和三只雪域白牛就一一飞了出来,飞向了陆征。

    “对不起。”岳逸峰对着妻子摇头说道。

    “夫君!”岳逸峰的妻子莫玥娴挽着岳逸峰,“你我夫妻一体,这点小事,哪里用得着道歉,而且几只食材而已,险些让夫君受伤,是玥娴应该给夫君道歉才是。”

    岳逸峰点点头,“走吧。”

    然后岳逸峰回头看向陆征,拱拱手,沉声说道,“阁下剑道惊艳,岳某佩服,告辞。”

    陆征收了牛羊鸡,也笑着拱了拱手道,“刚刚大战一场,体力消耗有点多,所以准备做顿饭吃,相见即是有缘,两位不如一起?”

    “嗯?”岳逸峰眼神一凝,“我是月影白狼。”

    陆征点点头,“和涂山天狐是生死大仇,见面必须死一个?”

    莫玥娴急忙接话道,“那自然不是。”

    “那不就行了?”

    陆征耸耸肩,然后看向另一边的妙意真人和池环禅师,“两位看了半天,估计也饿了,不如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