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做局乔梁叶心仪 > 第3169章 人心难测
    app2();

    廖谷锋郑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简短寒暄了两句,廖谷锋便请那位领导入内,这时候,显然已经有人听到了消息,随着那位领导走进来,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所有人脸上,无一例外都是震惊,没人想到廖谷锋能请动对方来参加这个婚礼,即便对方和廖谷锋的关系较为亲近,但派个贴身秘书过来贺喜也就足够了,但对方竟然亲自到场,着实让人大感震惊。

    那位领导过来,显然是给足了廖谷锋面子,同时也是因为和廖谷锋有特殊的交情。但他从坐下后到离开,从头到尾也就呆了不到五分钟时间,依然是廖谷锋带着乔梁和吕倩送对方离去,而乔梁从始至终也没和对方多说上一句话,一来是乔梁面对对方还真有点紧张,二来是乔梁知道自己在对方面前抢着表现没啥意义,将来他能否走到进入对方视线的那个层次还未可知,没必要抢着要表现,现在的他,只要保持谦逊低调,将来真能走到那个层次,凭借着今天这个渊源,对方在关键时刻愿意帮自己说句话,那就是今天这一面的最大意义。

    那位领导来得快走得也快,他不适合久呆,否则会喧宾夺主,再者,那位领导之所以会过来露个面,廖谷锋的面子固然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他还有一些别的考量,不过这些背后所牵扯到的东西显然不是乔梁能够想到的。

    婚宴继续进行着,但却又多了些微妙的气氛。

    接下来,廖谷锋带着乔梁和吕倩这对新人一桌一桌敬酒。

    在敬酒的过程中,乔梁不时有些走神,他此时的情绪依旧沉浸在那位领导来的氛围中,他此时内心依然充斥着巨大的震惊和震撼。

    直至婚礼结束,乔梁都如置梦幻之中,他心里甚至冒出一个幼稚的想法,今后他都可以和别人吹说谁谁来参加了自己的婚礼,这确实是可以拿来吹一辈子了,不过这也就是心里想想,乔梁不至于干这么无聊的事。

    但这场婚礼,注定给乔梁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漫漫长夜,窗外的严寒挡不住室内的火热。

    清晨,当乔梁拥着吕倩的身子醒来时,晨起的朝阳已经洒满大地。

    乔梁看了下时间,见已经八点出头,不由对吕倩笑道,“要不要先起来吃个早饭?”

    吕倩头埋在乔梁怀里,尽管已经醒来,但这会她仍旧闭着眼睛享受着只属于两人的美好时光。

    这一刻她已经期待太久,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心爱人的怀里,吕倩真想时间就这样定格住。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吕倩轻声道,“死鬼,你说就这一晚会不会就怀孕了?”

    乔梁笑道,“不好说,怀上了不是更好?不管是你爸妈还是我爸妈,都希望咱们早点要孩子。”

    吕倩睁开眼抬头看了看乔梁,“那你呢?你是什么想法?”

    吕倩问这个问题时,神色既紧张又期待,之前都是她父母和乔梁爸妈催促他们婚后早点要孩子,但她从来没听乔梁开口表态过,因此,她不知道乔梁是否愿意早点要孩子。

    吕倩显然很在乎乔梁的想法,否则她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

    乔梁同吕倩对视着,柔声道,“我当然也想要孩子,反正都是要生的,早点要也好,我妈说的没错,女人太晚生孩子不好,我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替你着想才是。”

    吕倩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你真好。”

    乔梁好笑道,“这就叫好了?生孩子苦的可是你,我看到过一句话,一个女人愿意为男人生孩子,说明爱对方爱到了极致,我觉得这话说得挺对。”

    吕倩道,“其实都是相互的,女人生孩子也不单纯是为了男人,孩子生出来,同样也是自己的血脉嘛,可能我思想比较传统,我觉得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孩子,那她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乔梁笑道,“确实,咱们的思想都有点守旧,你看现在的小年轻,有很多都开始推崇不婚主义了,更别说还像咱们这么在乎后代的传承。”

    两人躺着说了会话,约莫九点左右,乔梁再次道,“起来吃点早餐吧,今天陪爸妈出去走走逛逛。”

    吕倩闻言点头道,“那就起来,不然越躺越想赖床。”

    今天是吕倩和乔梁结婚后的第一天,吕倩可不敢冷落了公公婆婆,虽说过往和乔梁父母的相处过程中让她了解到乔梁父母并不是那种斤斤计较小家子气的人,但吕倩也不想刚结婚就怠慢乔梁父母,今天他们原计划是要一起陪二老出去走走。

    两人起床洗漱,乔梁去隔壁父母的房间敲门,见没人回应,便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过去,这才得知爸妈跟妹妹妹夫已经自个出去逛了,因为不想打扰他们,所以没叫他们。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因为在乔梁在京城没有房子,所以他们只能暂时用酒店客房客串一下婚房,房间也只是稍微简单布置了一下。

    乔梁和吕倩的婚礼可以说是办得十分低调简单,包括婚礼也只请了十桌左右的客人,但换个角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乔梁和吕倩的婚礼又是盛大隆重的,并非用物质所能衡量。

    而吕倩对于物质上的东西看得并不重,她在乎的是和乔梁在一起。

    两人洗漱后去酒店餐厅吃了个早饭,而后就前去和父母汇合。

    原本乔梁今天上午是打算去给安哲送行的,但安哲却是临时改变了计划,说是要多呆一天,乔梁接到安哲的电话时,以为对方是有什么事,也没多问。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乔梁和吕倩今天除了陪父母外,啥事也没干,这种悠闲慢节奏的日子让乔梁有些享受,他平时陪父母的时间太少了,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有时候偶尔闲下来,因为父母在乔家峪,乔梁懒得来回跑,一年到头陪父母的时间其实屈指可数,好在妹妹在三江县里工作,可以经常回去照看父母。

    陪父母放松了一天,乔梁不禁在想,时间不应该都被工作所占据,有时候也该停下来,看一看沿途的风景,人这一辈子到底都在追求什么?权力、名利、金钱……这些东西固然满足了人对欲望的追求,但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自然规律,再多的金钱名利,死了能带到棺材里去吗?

    有的时候,人的念头转变往往就在一瞬间。

    乔梁之前对于要孩子这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着急,但在昨天的婚礼上,当乔梁看着廖谷锋和吕倩妈妈落寞的身影时,陡然意识到人不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现在的人,固然都强调要活出自我,但谁也不能否认人是群居性动物,总要为自己身边的人着想。

    晚上,乔梁一家和廖谷锋夫妻俩一起吃饭,这次廖谷锋选择在家里设下了家宴,在乔梁和吕倩正式结婚后,今晚的家宴比以往多了些热络的气氛。

    京城的夜晚,室外寒意逼人,屋里却是温暖如春,畅快的笑声更是让人心里平添了几分暖意,在乔梁对廖谷锋夫妻俩的一声声‘爸妈’称呼中,廖谷锋夫妻的笑容里带着从未有过的灿烂。

    酒过中旬,以茶代酒的廖谷锋走到阳台接了个电话,两三分钟后才回来。

    吕倩看到父亲脸色有些不太对劲,眉头微蹙,“爸,没啥事吧?谁大晚上的给你打电话?”

    廖谷锋自从再次病发后,现在虽然还没退下来,但在有关领导的关心和建议下,如今是处在半工作半休养的状态,因此,底下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轻重,除非特别重大的事,晚上不会有人因为工作上的事打扰廖谷锋休息。

    廖谷锋此刻的脸色倒不是说生气,而是有些费解和纳闷,重新入座后,廖谷锋摇头道,“没啥事,是小宋给我打的电话。”

    吕倩疑惑道,“宋哥?”

    宋良之前给廖谷锋当秘书时,吕倩习惯性喊对方宋哥,到现在还没改过来。

    廖谷锋点头道,“嗯,是他,这个小宋啊,现在成了官迷了,为了关州的市长一职,已经不知道给我打了几个电话了,我已经跟他表态说给金清辉打过招呼了,让他沉住气,结果他还是一个劲往我这边打。”

    乔梁这时候才听明白廖谷锋和吕倩说的是宋良,刚刚听吕倩说什么宋哥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眼下提到关州市长一职,乔梁总算知道廖谷锋和吕倩是在说宋良,这让乔梁上心起来,忍不住问道,“爸,宋书记这次担任市长有戏吗?”

    廖谷锋笑道,“有没有戏不是我说了算,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机缘,你也知道陶任华以前跟我不太对付,虽说他不敢得罪我,但如今他是江东省一把手,我总不能直接把招呼打到他那里,就看金清辉说话管不管用吧。”

    乔梁闻言,心想陶任华现在对省里局面的掌控好像不太行,关州市长一职恐怕得是多方博弈后才能出结果,还真不知道会落到谁头上,但金清辉作为组织部长,其说话的分量显然是不小的。

    ap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