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唐柔厉瑾瑜 > 钟情念念,念念不忘
    她低着头,迟迟没出声,厉瑾瑜就站在一步之外,能感受到唐柔的隐忍与痛苦。

    她太善良了,但凡自己过得好了一点,就害怕是占了谁的便宜,拿了原本该属于谁的东西。

    厉瑾瑜不忍心再让唐柔为难下去,长叹一口气,主动退步道:“我开玩笑的。”

    唐柔下意识抬头望向他,在对上厉瑾瑜眼神的时候又很快躲开了,怕被他发现自己藏在心底的情愫。

    时间一点点流逝,没了琰琰与馨馨兄妹俩的叽叽喳喳,整个公寓都安静了很多。一直到唐柔把饼干做好,给他打包了一小盒,厉瑾瑜才惊觉这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柔柔,我好饿哦。”琰琰打着哈欠,抱着楼梯栏杆慢慢从楼上下来。

    厉瑾瑜怕他摔跤,先一步走过去抱起了他。

    琰琰还没睡醒,发现来抱自己的人是厉瑾瑜,他有些意外:“爸爸,你怎么还没走?”

    瞧,儿子都知道自己该走了。

    厉瑾瑜只当没听出儿子这话里的惊讶,望了眼楼上问:“妹妹呢?”

    “妹妹还在睡觉。”琰琰又打了个哈欠,看到唐柔听到声音从厨房里出来,欢喜地跟她打招呼,“柔柔,我醒了哦。”

    “曲奇饼干做好了,你要不要先来吃点?”唐柔一笑,给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曲奇饼。

    琰琰连连点头,挣脱开厉瑾瑜地怀抱,朝唐柔跑去。

    厉瑾瑜盯着儿子刷了牙,又给他洗完脸,才允许琰琰去吃东西。期间,馨馨也醒了,在床上哭个不停,唐柔又上去照顾女儿。

    趁着唐柔不在,厉瑾瑜对儿子说:“晚上要不要和爸爸一起吃饭?”

    琰琰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要,我要和柔柔一起吃。”

    厉瑾瑜一言难尽地看着儿子:“爸爸的意思是,我们一家4口在一起吃个晚饭。”

    琰琰歪着脑袋看向他,忽然想明白了什么,冲厉瑾瑜狡黠一笑:“爸爸,是不是其实你想跟柔柔一起吃饭呀?”

    被儿子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厉瑾瑜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不被儿子笑话,他理直气壮地反问:“不行么?”

    “可以是可以啦,那你想跟柔柔一起去吃饭,你就自己去跟她说嘛,为什么要跟我说呢?”琰琰反问。

    还不是因为他去提这事的话,肯定会被唐柔拒绝。厉瑾瑜看着没心没肺吃小饼干的儿子,也不知道琰琰是真没想到这一点,还是故意在诈他。

    思索片刻,厉瑾瑜说:“最近有人跟我推荐了一个吃船菜的地方,你不是一直想去坐船吗?那里可以在船上吃饭。”

    琰琰来了兴趣:“在哪里呀?”

    “月光码头。”厉瑾瑜说。

    琰琰其实并不知道这地方在哪里,但一想到可以坐船玩,他就很期待:“爸爸,我想去那里吃饭。”

    “那柔柔和馨馨怎么办?”厉瑾瑜意有所指的问。

    琰琰秒懂:“我去跟柔柔说!”说完小家伙就自己从椅子上爬下去,直奔楼上,“柔柔,我们出去吃饭吧!去吃船菜,在船上吃的哦!”

    瞧这儿子急切的小背影,厉瑾瑜期待地望向了楼上。

    ……

    琰琰具体是怎么跟唐柔说的,厉瑾瑜不清楚,但唐柔带着兄妹俩下来的时候,厉瑾瑜主动又邀请了唐柔一回:“琰琰想去吃船菜,地方离这不远,要不我们带上馨馨一起去吧。”

    馨馨虽然还不能吃外面的东西,但能带她出去看看热闹的街市也不错。

    唐柔思索片刻,在琰琰的连番鼓动下,点了点头。

    她知道自己有私心,想要和厉瑾瑜在一起多呆一会儿。

    这事比他预想中的还要顺利,厉瑾瑜喜出望外,当下带着唐柔三人出门去了。

    中午琰琰睡得晚了,下午醒得也晚,这会儿其实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月光码头上人来人往,到处都是前来游玩的客人或吃饭的顾客。

    厉瑾瑜一手推着馨馨的婴儿车,另一只手牵着琰琰,主动招揽起照顾孩子的职责,没给唐柔半点负担。

    宽大的江面之上停着好几艘画坊,复古的船只上挂着红灯笼,古色古香的窗棂之后,人头攒动,都是前来吃饭的客人。

    琰琰欣喜极了:“我们就是在那个船上吃饭吗?”

    “嗯,我们的座位在那条船上。”厉瑾瑜说。

    琰琰看向那幢三层楼的小船,露出惊叹的神色:“哇,爸爸,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幸福哦。”

    厉瑾瑜被儿子这夸张的表演给逗笑了,无意间却发现唐柔脸色不大好,忙关切地问:“怎么了?”

    唐柔被他的声音喊回神,强压住心里的不安:“没事,就是人太多了,有些挤。”

    这是借口,唐柔其实是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水面,莫名地感到害怕。这应该是上次溺水之后留下的心理阴影,没想到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消散。

    然而今天的客人的确是多,厉瑾瑜示意她走到自己身侧,宽慰道:“我订了包厢,到船上就不会这么挤了。”

    唐柔点点头,发现有厉瑾瑜帮她挡住了外面的人群,的确是让她感觉到安全不少。

    从这里去他们所定的包厢需要经过一座拱形桥,琰琰头一回来这里,兴奋极了。他问清楚了路线,嫌弃厉瑾瑜推着宝宝车走得太慢,下意识挣脱开厉瑾瑜的手,就朝桥对面跑去。

    “琰琰,别跑。”厉瑾瑜立刻喊道。

    然而这里的人太多了,声音嘈杂,琰琰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唐柔忙接过厉瑾瑜手中的婴儿车,对他说:“我看着馨馨,你快去把琰琰追回来吧,别让孩子走丢了。”

    厉瑾瑜快步追过去,很快被拥挤的人群淹没。

    隔着大老远,唐柔看见厉瑾瑜找到了琰琰,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馨馨坐在宝宝车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唐柔笑道:“你可不能学哥哥随便跑开哦,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和爸爸妈妈走散,实在是太危险了。”

    正在这个时候,婴儿车上投下一道阴影,让唐柔心生不安。她下意识朝黑影的来源望去,看到了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唐柔被吓了一大跳。

    下一秒,她被唐念推下桥,落入江中。

    周围的一切飞速朝自己远去,背部受到江水冲击,不等她反应过来,冰冷的江水席卷而来将她淹没。

    桥上的人群爆发出尖叫,似乎是喊着“有人落水”、“救命”之类的言语,夹杂在江水的波涛声中,让人听不真切。

    江水没入鼻腔,窒息的感觉传来,就与四年前一模一样。

    唐柔在江水中挣扎,周围原本是热闹非凡的商业街,然而,在这一刻却变成了多年前那条荒芜的大江。

    她落入江中,拼命挣扎却无能为力。

    过去的记忆与如今的记忆一幕幕重合,又一幕幕撕裂,唐柔恍惚间看到有人从桥上一跃而下,朝自己快速游来,

    恍惚间,她听到了琰琰嘶声力竭的呼喊。

    琰琰……

    唐柔脑海中反复出现这个问题,想起那个古灵精怪的四岁孩子,又想起他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模样。

    这仿佛就像一个开关,在窒息之中,唐柔想起了她四年前在医院独自生下孩子的画面。

    琰琰是她的孩子!

    意识到这一点,唐柔猛然清醒过来。

    昏暗的江面之上,唐柔感觉到自己被人从寒冷的江水之中捞起,被带着浮出江面,终于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厉瑾瑜紧紧地从背后抱住她,拼命喊她:“柔柔,怎么样?柔柔?”

    唐柔回神,看到了男子焦急的神情。

    那张素来帅气的面容被江水打湿,只剩下关切与焦急。

    她忽然就忍不住哭了出来,紧紧抱住了他。

    见她没事,厉瑾瑜长舒一口气,同样紧紧回抱住她:“柔柔,没事了,我带你上岸。”

    “瑾瑜……”唐柔的声音有些抖,甚至连身子都是抖的,可她抱着厉瑾瑜的怀抱却没有丝毫放松,“瑾瑜……我是唐念……”

    厉瑾瑜一惊。

    因为刚刚差点被淹死,唐柔的呼吸并不是很通畅,声音哽咽,却语气坚决,“我是唐念……之前落水失忆……我刚刚都想起来了……”

    厉瑾瑜不可思议地看向她,却又在这一刻觉得本该如此。

    只有她本来就是唐念,他才能一遍遍从她身上看出唐念的影子,才会一次次觉得她就是唐念。

    只有她本来就是唐念,他才会在一次次告诫自己该远离她的时候,却又忍不住爱上她。

    只有这样,才能将一切都说通。

    所以他对之前冒出来的那个“唐念”才没有任何感觉,甚至会感到厌恶。

    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他曾经爱过的人。

    他深爱的人,一直都在他身边。

    他们一家四口,谁也没缺。

    阔别四年,归来仍在,万幸万幸。

    厉瑾瑜与唐柔抵着额头,看着唐柔眼底的泪光与笑意,眼眶发热:“柔——念念。”他紧紧抱住了她,抱住了自己的全世界。

    钟情念念,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