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沉浮乔梁叶心仪 > 第3198章 想法
    彭白全此时虽然感到愤怒和隐忧,但却又很无奈,平複了一下心情后,彭白全前往谈话室。

    彭白全明白,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只能做自己能做的,努力做自己必须做的,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摆脱嫌疑,特别是不让乔梁对自己产生什么怀疑。

    一想到乔梁,彭白全心里就有些忐忑,他是通过冯运明结识乔梁的,因为冯运明和自己的关系,加上又都是江州人,乔梁才会对自己颇为信任,把自己调到达关县局担任局长,对自己寄予厚望。

    但现在,自己做的事情显然背离了乔梁重用自己的初心,甚至有些背叛了乔梁,一旦乔梁发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那必定会痛心疾首,会彻底放弃对自己的信任,甚至……

    一想到甚至,彭白全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他明白体制内得罪背叛领导的普遍下场,此时他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唉,彭白全边走边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他现在有些悔不该当初,但后悔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能做的就是要努力洗白自己,不让此事和自己有任何一点粘连。

    但事到如今,彭白全虽然有这种好的愿望,他能真正做到洗白自己吗?

    钱正这头,同彭白全结束通话后,钱正朝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赵青正道,“赵书记,我相信彭白全会过来的,他没那个胆子把您晾着不管。”

    刚刚钱正和彭白全通话时,赵青正从头到尾都在一旁,因为钱正按了免提,所以他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对于彭白全来不来,赵青正其实没那么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彭白全刚才的反应听起来很真实,这让赵青正充满了担忧,如果田旭不是又被达关县局给抓了,那田旭现在会在哪?对方不可能不跟他联系。

    钱正知道赵青正在担心啥,道,“赵书记,您别太担心了,咱们等彭白全过来后,再当面试探一下他,毕竟隔着电话还是有些不好判断。”

    听了钱正这话,赵青正一时没有说话,站起来背着手缓缓走到窗口,深邃的目光看着窗外,眉头紧紧皱着……

    看着赵青正那曾经显得高大伟岸挺拔如今似乎有些疲惫沧桑佝偻的背影,钱正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体制内最忌讳的是站队,最要紧的也是站队,自己现在已经彻底站在赵青正这边成了他的人,今后的命运是好是坏,都紧紧和赵青正捆绑在了一起,此时看赵青正的境遇和状态,钱正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即使有这种预感,钱正也已经没有退路无法重新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下去。

    选择决定命运啊,在一个人的人生旅程中,所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对未来产生影响,从而决定自己的命运。

    此时的钱正,有一种身不由己随波逐流的感觉。

    达关县局。

    洪烨已经被带到谈话室,这还是彭白全今天第一次看到对方,只见洪烨头上裹着一圈厚厚的纱布,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又或者是其他原因。

    洪烨看到彭白全进来,第一时间站了起来,恭敬道,“彭局。”

    彭白全神色複杂地看了洪烨一眼,“洪烨,你喊我这声彭局,我怕担当不起。”

    洪烨干笑道,“彭局,您说笑了,您一直都是我心里最敬重的领导。”

    彭白全盯着洪烨,“你就是这么坑你最敬重的领导的?”

    洪烨低下头,没有正视彭白全的眼神,嘴上却是答道,“彭局,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彭白全冷声道,“洪烨,今天田旭逃跑这事,影响极为恶劣,当前对田旭的追捕正在进行当中,内部的调查也会同步进行,你说田旭劫持和袭击了你,这里边有很多解释不清的地方,我希望你能坦白实诚地把问题都交代清楚,不要有什么欺骗和隐瞒。”

    洪烨抬起头,“彭局,我今天确实是被田旭给劫持和袭击了,否则您说我有什么理由把他放跑?”

    彭白全凝视着洪烨,“这就要问你自个了。”

    彭白全此时看洪烨的心情是複杂的,对方是他十分信任的心腹手下,已经跟了他十多年,这次,同样也是洪烨主动表示愿意跟他到达关来干,否则他也不会费力将洪烨从黄原调过来,但才没调过来多久就发生了这档子事,彭白全现在甚至怀疑洪烨就是为了田旭的事才调过来的,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赵青正又或者是钱正给收买了。

    洪烨依旧坚持着自己刚才的话,“彭局,我说的都是实话,今天这事,我也是受害者。”

    彭白全淡淡摆摆手,“是不是受害者,这个要靠事实和证据说话,不是单凭你一张嘴说出来就能让人信服的,而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县里的领导都看着,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这不是简单三言两语就能混过去的。”

    彭白全说着,口气变得严厉起来,“洪烨,现在咱们还是在谈话室里对话,我希望下次不会是在审讯室。”

    洪烨身体一震,同彭白全对视了一眼,眼神微微闪烁着,很快又低下头。

    彭白全看到洪烨的反应,眉头微不可觉地皱了一下,他感觉洪烨看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那种感觉让他极不舒服。

    不动声色地转头看了看谈话室里的另外两名警员,彭白全为了避嫌,并没有让屋里的警员离开,以至于他现在也没法跟洪烨说什么暗示的话,按照钱正的说法,田旭似乎没有逃离,这个情况洪烨肯定是不知情,让洪烨仔细回忆一下今天送田旭离开的一些细节,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

    彭白全正暗自寻思着,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回响的是他那部工作手机,彭白全拿出来瞅了瞅,见是乔梁秘书夏骏玉的电话,心神一凛,立刻就接起电话。

    “彭局,您现在有空吗?乔书记请您过来一趟。”电话那头,传来夏骏玉的声音。

    彭白全当即道,“夏秘书,请您告诉乔书记,我现在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彭白全瞥了洪烨一眼,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再和洪烨说别的,匆匆忙忙站起来转身往外走去,到门口时,彭白全脚步一顿,又回头看了看洪烨,“洪烨,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清楚,认真坦诚交代问题。”

    洪烨依旧沉默,只是看着彭白全的眼神有些诡异,彭白全要是知道他接下来的任务,恐怕弄死他的心都有……不过那个任务现在还不明确,他还得等指示,要是钱正决定将彭白全推出来顶缸,那他就会一口咬死是接到彭白全的指示才暗中协助田旭逃跑的。

    彭白全说完就快速离开,匆忙赶往县大院,他知道乔梁今天很忙,上午参加县里同鸿展集团的项目签约仪式,下午又在陪同市里的主要领导调研,所以他白天同乔梁汇报完田旭逃跑一事后,就没再去打扰乔梁,但他也一直在等着乔梁的电话,他知道乔梁肯定要听他的详细汇报。

    坐车来到县大院,彭白全走进乔梁办公室,看到乔梁脸色不大好看地坐在沙发上,两眼正盯着门口,他一进门,乔梁的目光也就落到了他身上。

    看到乔梁盯着自己的眼神,彭白全心头莫名一紧。

    “乔书记。”彭白全神色谦恭地走上前。

    “坐。”乔梁挥了下手,语气凝重。

    乔梁此时的表现多少有些是装的,正如同邱阳新所说,做戏要做全套,他要是不表现出点姿态出来,彭白全指不定真会联想到田旭落到了他们手上。

    “乔书记,今天田旭逃跑一事,我有很大的责任。”彭白全小心观察着乔梁的脸色,先行把责任揽下来。

    “现在先不谈责任的事,有田旭的下落了吗?”乔梁问道。

    “乔书记,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把县局能布控的机动人员全部撒出去了,一定竭尽全力把人抓回来。”彭白全郑重道。

    “既然县局的人手不够,那跟市局申请援助了吗?发生这么大的事,市局没主动支援吗?”乔梁看着彭白全。

    “乔书记,市局已经给我们支援了,不过我也不敢抱太大的指望,您也知道钱局之前还为那田旭的事出头过,并且一直有意无意给我们施压,阻拦我们办田旭的案子,所以市局那边恐怕不太能指望得上。”彭白全说道。

    “是吗?”乔梁看了彭白全一眼,“影响如此恶劣的事,钱正难道还敢再动什么手脚?”

    “乔书记,人心难测,很多事情可不好说。”彭白全道。

    “是啊,人心难测。”乔梁神色莫名,看向彭白全,“彭局,我听说洪烨是你刚从黄原调过来的,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有人免不了就得怀疑你了。”

    彭白全苦笑,“乔书记,我明白,但我可以跟您发誓,这事我真的是从头到尾蒙在鼓里,我没想到那洪烨竟会背着我干出这样无法无天的事。

    ep      3366      80x

    yj      3jx      8p&nshu

    kanshuba      h      7t      biqu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