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叶辰萧初然 > 第2517章 够不够胆试一试?
    第2517章够不够胆试一试?

    此时,跪倒在地恭候特使大人的死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并不知道,眼前一袭黑袍的男人,早已不是他们心中以为的特使。

    按照规定,在发放解药的这一天,所有死士及亲属都要提前在这个数万平米的大厅列队恭候,并且在见到特使的那一刻,下跪恭迎。

    叶辰见这么多人跪倒在地,一时间也被眼前景象所震撼。

    这个面积足有数万平米、挑高超过十米的地下世界,搭配那些巨大的支撑柱、已经顶部那亮如白昼的照明,使得这个空间本就有一种恢弘的古代宫殿既视感,再加上数千人齐刷刷的跪在眼前,异口同声说同一句话的时候,那回声让整个地下空间都在震颤。

    叶辰看着这些人,不由皱眉,高声问道:“是他们逼着你们跪,还是你们主动要跪的?”

    一句话,把所有死士问的面露骇然。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特使说出既定台词之外的话。

    所谓的既定台词,无非就是要大家感谢英主赐解药、大家也要全力以赴为英主效忠等等诸如此类的言论。

    所以,在他们的印象中,特使更像是一台人肉复读机,每次过来只有两件事,一个是监督骁骑卫给死士发药,另一件事就是重复这些死士根本不会信,也根本不会在意的废话。

    而叶辰忽然之间冷不丁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确实让他们心中一震,搞不懂这个特使大人究竟是怎么了,竟然敢如此说话,甚至还来了一句“他们”。

    他们是谁?他们不就是破清会吗?

    可是,特使本身不也是破清会的人吗?

    那他应该说“我们”,而不是“他们”啊!

    就在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时候,叶辰又问:“你们中的指挥官是谁?站起来说话!”

    第一排最中央一名中年人缓缓站起身来,高声道:“属下卅九零,是这里的负责人。”

    叶辰哼笑一声,问他:“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是他们逼着你们跪在这里迎接特使的,还是你们主动要跪的?”

    卅九零左右看了看,表情有些忐忑的说道:“特使大人,我们跪在这里迎接您以及英主赐予的解药,这是一直以来的传统啊,您为何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叶辰笑了笑,说道:“踢皮球是吧?”

    卅九零连忙躬身道:“属下不敢!属下代表的并非自己,而是身后这三四千男女老少,所以自然不敢乱说话。”

    叶辰赞许的点了点头,卅九零看来还是有些聪明的,在不确定自己来头的时候,不把话说的太慢,也不表现的对破清会过于衷心,反而是把叶辰的问题,给定义到了“传统”上,如此一来,倒也算进可攻、退可守。

    叶辰也没过多为难他,而是缓缓脱下自己身上的黑袍,将真面目示于众人。

    这一举动,更是让所有死士及家属们目瞪口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特使的真面目,因为按照破清会的规定,死士仅能与特定的骁骑卫见面,除此之外,不得与这个组织的其他任何人面对面。

    究其原因,主要也是因为死士的身份特殊,一旦他们外出,都是去执行重要任务,必须要杜绝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认出任何一个破清会的成员。

    所以,每一个特使来到这里,都一袭黑袍,并且用黑帽遮面。

    可是这次,叶辰却忽然打破了这个一直以来的规矩,这让所有死士都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叶辰眼见众人表情骇然、神情慌乱,便淡淡开口道:“实话告诉你们,我并非什么破清会的特使,真正的特使,已经被我控制起来了,现在,所有的骁骑卫都已经宣誓效忠于我,和我一起并肩作战对抗整个破清会,所以我来这里,想问一问你们,愿不愿意和他们一样,与我一起并肩战斗?!”

    叶辰此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谁都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令人意想不到!

    而卅九零在震惊之余,却忍不住开口道:“这位先生,若您所言属实,那我们这些人,应该都活不过今天了,就算您从真正的特使那里拿到了解药,也只能让我们多活一个星期,我们就算想与您一起并肩战斗,恐怕也是力不从心。”

    卅九零的话,让所有正处在震惊中的死士们,一时间颓然无比。

    所有人都知道,卅九零说的没错。

    一旦没有了解药,他们很快就会毒发身亡,就算他们想与破清会决一死战,恐怕也根本等不到阵前杀敌的那一天。

    叶辰此时看着卅九零以及一众死士,好奇的问道:“你们愿意生生世世被破清会控制,还是愿意与他们拼死一搏?”

    卅九零脱口道:“我们自然愿意拼死一搏,只是我们哪有这样的机会?数百年来,死士都被组织牢牢控制,先不说数百年的居住地都堪比天牢,单是体内的剧毒,就注定我们根本无法反抗,别说反抗破清会,我们甚至连反抗骁骑卫、从这里逃出去的能力都没有……”

    叶辰笑了笑,朗声问道:“如果我能彻底解了你们体内的毒,你们愿不愿意与他们死磕到底?”

    卅九零不假思索的说道:“先生若真能解了我们体内的毒,卅九零愿一生追随先生、为先生效犬马之劳!”

    叶辰微微点了点头,环视一周,又问道:“其他人呢?你们愿意吗?”

    一众人一时间有些面面相觑。

    如果叶辰所言非虚,他们自然是愿意的。

    可是,此时的他们,却不敢相信叶辰说的这个“如果”。

    因为,这么多年、这么多人,都在试图对抗体内的剧毒,可是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在死士心目中,剧毒,就像是一生无法挣脱的无形枷锁,它对自己,就像是万有引力一样,根本没有能力与之对抗,也更不能奢望它能够彻底消失。

    所以,大家面对叶辰此时的豪言壮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有人在下面低声说道:“这会不会是组织用来测试我们衷心的计谋?”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开始在下面低声议论起来。

    就连卅九零听到这话,神情也不由一凛。

    他也有些区分不出,叶辰究竟是敌是友。

    叶辰这时拿出一颗解药,看着卅九零,淡淡道:“既然你最先表态,那就由你来给他们做个榜样吧。”

    说罢,他将解药丢向卅九零,高声道:“服下这颗解药,就能彻底解除你体内的剧毒,够不够胆试一试,你自己决定!”

    卅九零伸手抓住丢来的解药,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假思索的说道:“先生应该是数百年来,第一个找到这里来的外人,仅凭这一点,我卅九零相信先生!”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立刻将解药放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