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乔梁叶心仪 > 第2963章 偏差
    苏华新笑呵呵道,“咱们也不一定非得去达关,关州虽然小了点,但总不可能只有一个西风峡谷,回头你跟林松原提前联系一下,让他安排安排。”

    听苏华新提到关州市長林松原,秘書隐隐有些心领神会,看来苏华新是对关州的局面产生了兴趣,之前林松原好几次跑到苏华新这汇报工作,献殷勤,秘書是知道苏华新的态度的,对林松原并不怎么感冒,如今苏华新主动要去关州走走,明显是跟这次的事有关。

    秘書揣摩着苏华新的心思,苏华新此时亦是微微有些走神,他在寻思着郑国鸿的事,郑国鸿调到江东有两三年了,现在还没传出郑国鸿下一步的消息,这让苏华新有点着急,他无疑是希望郑国鸿早点走的,现在没有任何动静,就怕郑国鸿要在江东省長期干下去。但他们这个层次的调动,苏华新除了静待机会也做不了什么。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郑国鸿今天在乔梁的陪同下,在景区周边深入走访了一下本地的居民,下午,得知附近有水库的郑国鸿更是心血来潮,让乔梁去弄了几根鱼竿过来,拉着乔梁、张尚文两人一起去钓鱼。

    临近傍晚,收获满满的郑国鸿心情大好,指着水桶里的两条大鱼道,“晚上做个全鱼宴,吃完饭再回黄原。”

    郑国鸿说完瞅了瞅乔梁和张尚文,笑道,“你们俩不行啊,一个下午没啥成果。”

    乔梁笑道,“郑書记,钓鱼钓的是心境,说明我们的心境比您差远了。”

    郑国鸿笑道,“小乔,你这是变相拍马屁呢?我看你小乔现在也学会了马屁功夫嘛。”

    乔梁一咧嘴,“郑書记,我说的是实话。”

    郑国鸿笑了笑,正待要开口,手机响了起来,郑国鸿拿出来看了下,见是郭兴安打来的,眉头微微一拧,接了起来。

    “郑書记,您回去了没有?”电话那头,郭兴安关切地问道。

    郭兴安这话其实是明知故问,他已经让人查了高速的记录,知道郑国鸿的车子还没离开达关,所以才会故意打这个电话,而他人早已在从关州市区去往达关的路上。

    “还没走,晚上吃过饭就走。”郑国鸿淡淡道。

    “郑書记,那我去陪您吃晚饭,我已经在过来达关的路上了。”郭兴安殷勤道。

    “呵呵,兴安同志,我昨晚都说了,让你专心工作,看来你是没把我的话听进去。”郑国鸿道。

    “郑書记,今天的事已经忙完了,这不,我也是到了傍晚有空了才过来的。”郭兴安解释道。

    “罢了,你过来吧。”郑国鸿砸了砸嘴。

    挂掉电话,郑国鸿摇了摇头,他现在对郭兴安的看法颇为复杂,此时他感觉郭兴安的小心思有点多。

    郑国鸿收起手机,见乔梁正看着他,笑了笑,“呆会郭兴安同志会过来,已经在路上了。”

    乔梁闻言笑道,“郭書记知道您在这边,他要是不过来的话,估计心里不踏实。”

    郑国鸿撇了下嘴没说什么,三人来到水库不远处的一家饭店,这里有帮人处理食材的,只需支付一定的加工费便可,用郑国鸿钓的两条大鱼做一顿全鱼宴绰绰有余,因为呆会郭兴安也要来,怕不够吃,乔梁又点了两个炒菜。

    三人有说有笑地聊着,工作之余的郑国鸿没有半点架子,张尚文熟知郑国鸿的性格,时不时开点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约莫过了半小时,郭兴安赶到了饭店,他刚才给郑国鸿打电话的时候,人其实都已经快下高速,这会从高速走最近的省道到度假村,来得比郑国鸿预想的快了许多。

    “郑書记,您今天玩得还开心吧?”郭兴安一进入饭店就看到了郑国鸿,因为饭店没有包厢,郑国鸿三人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郭兴安随即上前恭敬地问道。

    “呵呵,还行,没事的时候下来走走看看还是不错的,放松心情。”郑国鸿笑道。

    “郑書记,那您以后多下来,我们关州市还有一些风景名胜,郑書记您以后可以多来休假。”郭兴安笑道。

    “郭書记您也坐。”一旁的乔梁已经站了起来,

    “小乔,幸亏你这次把郑書记招待得不错,不然我拿你是问。”郭兴安看着乔梁笑道。

    “郑書记难得下来,我肯定是要尽心尽力服务好。”乔梁跟着笑。

    “你们都坐吧,别站着。”郑国鸿抬手示意了一下,目光从郭兴安脸上扫过,眼底深处多了些许复杂。

    其实早在省纪律部门一把手陈正刚跟郑国鸿汇报收到了大量检举郭兴安和商人往来过密、出入高档会所等情况时,郑国鸿对郭兴安的印象就打了个折扣,老话说的好,无风不起浪,要说郭兴安的作风没有半点问题,郑国鸿是一点都不信,但毕竟是自己提拔起来的重要干将,郑国鸿多少会有些主观倾向,所以在他亲自出面同郭兴安郑重谈了一次话、告诫郭兴安要守规矩讲纪律后,这事也算是揭过。

    但因为已经有了现在这么一档子事情,郑国鸿不免要对郭兴安打个问号。

    这一次,省府副职兼省厅一把手林清平调走了,目前林清平的位置还空缺着,郑国鸿原先其实是有考虑郭兴安的,心里动过向上面推荐郭兴安的念头,但这个念头最终还是被郑国鸿压下,如今他对郭兴安的一些看法发生了改变,这也让郑国鸿对郭兴安的进一步使用多了几分慎重。

    郭兴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一次提拔机会,郑国鸿对他的观感更是大幅下降,而这种印象的改变,是很难逆转的。

    “郑書记,您来都来了,要不就干脆多呆一天?您平时工作那么辛苦,也该多休息休息。”郭兴安坐下来又提出挽留。

    “不了,这次已经下来两天了,后面的行程早都安排好了,可不是说动就能随便动的。”郑国鸿笑着摆手。

    郭兴安听了,一脸遗憾地点点头,也不好再说什么,他知道郑国鸿的行程基本上都是要提前好些天定下来,也就是说,这次乔梁暗地里请郑国鸿下来,恐怕是几天前就已经在跟郑国鸿的秘書协调行程了……想及此,郭兴安暗骂段珏是一头猪,计划早就被乔梁给洞悉了,结果段珏还一直蒙在鼓里,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现在好了,事情搞砸了,如今成了一个大麻烦,回头能否应付过郑国鸿这一关还是个未知数。

    郭兴安压下心里的一些小心思,陪着郑国鸿小心翼翼聊着天,郑国鸿就自己这两天游玩的感受说道,“兴安同志,达关县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旅游产业同样也搞得不错,你们市里要给予一些支持,争取把达关县的旅游产业做成一张金名片。”

    郭兴安闻言笑道,“郑書记您放心,我们市里对达关县的旅游业发展一向都十分重视,之前还由市里牵头,跟相关金融部门申请发行了一支旅游发展专项债,就是为了支持达关县的旅游产业发展。”

    郑国鸿认可地点了点头,“嗯,这是对的,要坚持因地制宜,注重因势利导,推动优势特色产业高质量发展,回头你们也要跟省里的主管部门多对接,多争取一些支持。”

    郑国鸿这话是对乔梁说的,目光看向乔梁,又道,“小乔,这两天我跟周边的商户聊了聊,沿着景区这一片的居民基本上都是靠景区吃饭,但旅游业有淡旺季,旺季的时候,居民收入不错,但淡季就不行了,所以你们地方应该多想办法,如何为老百姓拓展收入渠道,增加收入的稳定性。”

    乔梁正色道,“郑書记您提的建议很及时,回头我会就这一方面开展专项调研,争取在旅游业态上多下功夫,为老百姓增收。”

    郑国鸿笑着点头,“要谨记为官者则为民,为民则不辞苦,心里一定要装着群众。”

    郑国鸿话音一落,郭兴安当即就道,“郑書记您时刻心系群众,咱们江东省有您这么一位勤政爱民的書记,真的是全省老百姓的福气。”

    郑国鸿看了郭兴安一眼,笑道,“咱们身为领导干部,国家已经为我们解决了后顾之忧,咱们要是连最基本的服务群众都做不到,还有何颜面面对组织?”

    郭兴安肃然起敬,“郑書记您的觉悟比我们高太多了,今后我要号召全市干部向您学习。”

    郑国鸿嘴角抽了抽,郭兴安这个马屁拍得不咋样。

    这时乔梁手机响了,乔梁拿出来看了一下,目光微微一闪,不动声色道,“郑書记、郭書记,我出去接个电话。”

    乔梁走到饭店外接起电话,电话是蔡铭海打来的,乔梁接起来就问道,“老蔡,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蔡铭海略显兴奋的声音,“乔書记,曹钦明女儿死亡一案,我们的调查有了新发现。”

    乔梁神色一振,“是吗?”

    蔡铭海点头道,“嗯,我们得到了事发当晚酒吧缺失的那段监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