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人二十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死我亡的关头
    在林可儿成为众人焦点的时候,我的手不自觉地在抖,耳边响起了陶姐告诉我的话。

    “这事只有把林可儿拖下水才可以彻底解决。”

    韩欣柔分量不重,不足以让校长维护,所以我不能直接告诉校长视频是韩欣柔拍的。

    但是一旦把林可儿推出来,就能将祸水东引。

    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她,校长必须维护自己的女儿,那么我这个受害者再被开除也就说不过去了。

    当时陶姐跟我说出她的计划的时候,我一时都有些怔愣了。

    从小生活在穷乡僻壤地方的我,实在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手段。

    这个方法蕴含的暗黑力量让我想想就位为之颤抖,但是我也敏感地察觉到,这是我不被学校开除的一线生机。

    当时陶姐双手攥着我的肩头,目光如炬“娟子,事到如今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不知这样做对不对,但是我现在不得不这样做了。

    因为林可儿生活从小无忧,她耍的也都是小聪明小手段,骤然经历这样的场面,她一下就慌了神。

    “林可儿,请你回答问题。”

    “你做出这些事,到底都是出于什么原因?”

    “这是否跟你的家教也有不可或缺的关系?”

    面对记者的提问,她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摇头否认。

    “不,我没有,不是我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人再注意我,都在看着场上的林可儿,或多或少都存着幸灾乐祸的态度。

    曾经枝头上的凤凰,如今跌落下来,被证实其实是一只乌漆嘛黑的乌鸦。

    真的是掉毛凤凰不如鸡。

    “是李娟!是那个李娟做的!”过了一会儿,林可儿反应过来,想要冲出包围圈。她瞪着我痛骂道“李娟你这个贱……”

    可是她才离开几步,又陷入了群众的包围圈中。

    被这些话堵住,她再也难以说出痛骂我的话语了。

    “林可儿,你怎么这么黑心?竟然还滥用职权逼良为娼!”

    “你是身处高位得意忘形了吧,做出这种事情还有脸指责别人?”

    “林可儿,你才是最让人恶心的贱人!”

    一茬又一茬的辱骂击垮了林可儿脆弱的神经,她拼命摇着头,已是满脸通红眼含热泪。

    我想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过多少辱骂,此时大家一致对她的恶言使她一下慌了神,无从应付。

    不像我,我一直都生活在恶言恶语之中,之前的辱骂对于我来说已经麻木了。

    此时台下林校长正在竭尽全力地大呼着让全校的同学不要再对林可儿进行语言暴力,可是他也不想想,当初的林可儿是怎么让我遭受无妄之灾的。

    双重标准下,自然没有人愿意听他的话。

    不少人自发地上前来,对着林可儿极尽辱骂。

    当初林可儿有多高高在上,此时跌得就有多惨。

    当时的我尚且惊慌,此时娇生惯养的林可儿更加承受不住了。

    也不知道她从哪来的力气,一下冲出了人群,朝着教学楼跑去。

    这一下子,旁边的记者也没有就此放过林可儿,扛着摄影机,拿着话筒,就追着林可儿赶了上去。

    面对着这样突然出现的变故,我一时有些怔愣,底下的同学也一阵哗然。

    不过他们对于林可儿仍然没有什么好态度。

    只听他们说道“真是废物啊,做出这种事,就想逃?”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拽了?”

    人性的黑暗在这场事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如今的林可儿,谁都乐意去踩上一脚。

    林可儿跑着,转眼却来到了教学楼顶。

    我站在发言台上看得分明,林可儿不知何时来到了天台的边缘,站在台子上大喊道“李娟做出那种事情又不是我逼她的!凭什么所有的辱骂都让我一个人承受?”

    她泪流不止,险些崩溃。

    此时大吼大叫的她,丑陋而又可怜,很难再把她与平日里趾高气扬的林可儿联系在一起。

    对于她的这副姿态,我听到旁边人有的人假惺惺地同情着。

    “她不会是要跳楼吧?这样好像不太好。”

    也听到有人还在刻薄地批判着。

    “这样狠毒的人死了正好,我可不想以后被她算计。”

    群众的论潮达到顶峰,这时候上面的林可儿像是有感群众的号召,作势攀上栏杆,想要跳楼。

    “可儿——!可儿你不要跳!”这时候一个满是痛苦的喊声响彻天空,是校长在教学楼的下面嘶声吼道。

    他目眦欲裂,苦苦哀求道“可儿,有什么事情好好说。爸爸在这,爸爸知道你的委屈。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只要你下来,一切就还有得救。”

    林可儿在上面,冲向下面喊道“她不会放过我的!我的人生已经完了!”

    她的眼泪簌簌掉落,校长的面容一下变得极其地难看。

    但他仍然没有放弃劝说女儿下来好好说话,他抹了一把泪,继续说道“可儿,你的人生怎么会完呢?爸爸还在这,爸爸会帮你解决的,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局势一下骤然转变,我看到旁边的同学都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此时发生的事情与他们的利害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当做一场戏剧来看着,不断地发表着议论。

    而记者们此时冲到了最前面,群众中没有人置问林可儿的生死,只迫切地关注着这场闹剧最后会以什么形式结尾。

    “可儿,你下来吧,爸爸求你了。”校长由一开始的激动到后来慢慢失去了希望,以一种哀求的姿态恳求着林可儿。

    可是上面的林可儿泪流满面,不为所动。

    她慢慢攀上栏杆,似乎在纠结着是否最终以一死来结束大家对她的指责。

    我这个时候低垂下了头,没有说话。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陶姐的计划中罗列了这种可能,我一直是一厢情愿地以为大部分事情会按照计划进行,但是现在分明一切都已经从计划中跳脱出去。

    我没有想过害林可儿自杀,但是若是说我心中半分没有考虑过归罪林可儿,她将会面临什么处境,是不太现实的。

    但是此时,我紧攥着手,没有半分表示。

    我知道这是你死我亡的关头,我不能有半分心软。

    可是就在下一秒,校长却跪倒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