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摘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 > 第3170章 更严重
    廖谷锋这时又道,“小宋这个人,以前给我感觉并不是这样,现在仿佛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听到廖谷锋这么说,乔梁下意识地点头附和,“宋書记现在确实是跟以前不太一样。”

    廖谷锋看着乔梁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乔梁连忙笑道,“爸,我就是随口一说,我现在跟宋書记的接触也不多。”

    乔梁终归是不愿意在背后说别人的不是,而且严格上来说,他也没啥证据证明宋良干了啥违法违纪的事,只是现在单纯对宋良有些观感不好。

    廖谷锋点点头,道,“算了,不说他了,咱们继续吃饭。”

    两家人其乐融融地继续着接下来的晚餐,八点左右的时候,乔梁和父母以及妹妹妹夫一家才返回酒店,吕倩也跟着乔梁回酒店,现在她已经嫁做人妇,夫唱妇随。

    乔梁回到酒店,就来到楼下安哲的房间,安哲住的房间他帮忙订的,对方今天没走,改成明天早上的航班,安哲让乔梁明早不用早起送他,乔梁便打算晚上过来陪安哲说说话。

    听到敲门声,安哲走过来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乔梁,道,“去廖领导家吃完晚饭了?”

    乔梁一边进屋里一边笑道,“是啊,刚回来,我想着过来陪老大您说说话。”

    安哲道,“廖领导这两天可以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他的精神比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好了许多。”

    乔梁点点头,他能感觉到廖谷锋这两天神采奕奕。

    安哲走去给乔梁倒水,又冲乔梁挥手道,“梁子,坐。”

    其实安哲没和乔梁说的是,他之所以在京城多逗留了一天,是廖谷锋在得知他参加完婚礼的次日早上就要返回西北后,特意让他多留一天的。

    而这一天,对安哲而言收获不小,廖谷锋给他牵线搭桥介绍了更多的人脉。

    在感激廖谷锋的同时,安哲心里清楚,廖谷锋是希望他将来能反哺乔梁,而他同时还听到了一个更隐秘的消息。

    给乔梁倒了杯水,安哲看着眼前的乔梁,感慨道,“梁子,好好努力,不要辜负廖领导对你的期待。”

    乔梁接过水,朝安哲眨了眨眼,安哲这话似乎话里有话。

    看出乔梁脸上的疑惑,安哲微微一笑,“梁子,廖领导既然没有告诉你,那我就不多嘴了,以免给你增加压力,总之,你沿着当前的路继续走下去,坚持你的初心,将来未必没有高居庙堂的机会。”

    高居庙堂?乔梁若有所思,安哲所说的庙堂,无疑不是他所理解的那么简单,否则他现在也已经是一县之書记,同样已经是位于庙堂之上。

    乔梁寻思着,好奇道,“老大,您就不能给我透露点口风?”

    安哲道,“没啥好透露的,你专心干好你的工作,操那么多干心嘛?”

    乔梁无语,安哲把他的好奇心勾起来了,现在却又不肯透露更多。

    安哲很快转移话题道,“梁子,当前关州市的主要领导更迭,你作为市班子领导,千万不要参与进市里的纷争和站队中。”

    乔梁道,“老大,您放心,我不去凑那些热闹,我只管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事。”

    安哲点点头,想了想,又叹了口气,“可惜了郭兴安了。”

    安哲曾经对郭兴安有着不错的印象,如今对方落得这样的下场,安哲多少有些为对方惋惜。

    乔梁并没有附和安哲的话,在他看来,郭兴安没啥好可惜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代价。

    就在乔梁和安哲交谈时,达关县,县城里的一家酒店包厢,三个大老爷们在一起吃饭喝酒,此时已经是酒足饭饱,但三人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坐在一起谈着事情,三人赫然是赵青正和钱正、彭白全。

    赵青正坐在主位,钱正和彭白全分别坐在左右两边,仔细一看,可以看出彭白全的脸色既谦卑又恭谨,小心翼翼的神态中又带着些许为难。

    彭白全晚上事先并不知道赵青正过来了,钱正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对方到了达关,他以为只是钱正来了,接到钱正的电话后,彭白全也没拒绝,答应过来,他大致也能猜到钱正的目的,对方多半是为了田旭的事来的,但彭白全想不到的是赵青正竟然亲自到了,当进入包厢看到赵青正后,彭白全震惊之余,心里又暗暗后悔,要是早知道赵青正亲自到了,他就该找借口推脱不来。

    但来都来了,彭白全显然不敢当着赵青正的面就提前离开,只是心里边暗暗叫苦,今天这顿饭,宴无好宴。

    吃饭的过程,彭白全一直都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赵青正也没提什么事,只是专心吃饭,但彭白全知道该来的都会来,果然,酒足饭饱之后,钱正就替赵青正开了口,说是要见田旭一面,这一下就把彭白全难住了,作为县局局長,他虽然能帮赵青正办这个事,但对他而言,风险太大了,这也是彭白全面露难色的缘故。

    包厢里静悄悄的,彭白全没答应,赵青正也没急着说什么,似乎在给彭白全考虑的时间。

    好一会,钱正先忍不住了,开口想催彭白全表态,却是被赵青正给挥手制止,只见赵青正缓缓道,“小彭,我只是想见田旭一面,我想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如果我让你放人,那会害了你,那样的要求就强人所难了,但也我知道你的难处,所以我也不想让你难办,但只是见一见田旭,难道连这也不行吗?”

    彭白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一旁的钱正开口道,“白全,赵書记可是亲自跟你开口了,你总不能连这么件小事都不给赵書记面子吧?”

    彭白全听得苦笑,这哪里是小事?

    彭白全心里嘀咕了一下,转头看了眼赵青正,见赵青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心头一凛,这可真成了摆在他面前的难题,赵青正似乎要他当面给一个答复。

    此刻,彭白全端的是左右为难,他不敢直接拒绝赵青正,但内心深处又抗拒帮这个忙,赵青正要见田旭并不是那么容易安排的。

    沉默片刻,彭白全说出自己的难处,“赵書记,不是我不愿意帮您,而是乔書记下了指示,任何人都不能单独见田旭,哪怕是我也一样,除了正常审讯外,不管谁要见田旭都要有第三人在场,所以您让我安排您单独跟田旭见一面,这确实是很难办,您问一问钱局長就知道,我们县局的邱阳新是乔書记的心腹,县局的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跟乔書记汇报,如果我这边有啥异常,肯定瞒不过邱阳新的眼睛。”

    赵青正皱了皱眉头,转头看了钱正一眼,他之前听到过邱阳新这个名字,但邱阳新这样的小人物显然还不足以让他记在心上。

    钱正点头答道,“赵書记,那个邱阳新的确是个麻烦,算是乔梁在县局的耳目。”

    彭白全接上话,“田旭的案子就是由邱阳新负责办的,带队出国抓人也是邱阳新亲力亲为,他是乔梁的绝对心腹,不怕赵書记您笑话,县局的很多事情,邱阳新经常都越过我直接跟乔書记汇报,我这个局長在县局说话可能都不一定比邱阳新好使。”

    彭白全这话多少带有些夸张的成分,但他却必须跟赵青正叫苦,把困难夸大,这样一来,赵青正才有可能知难而退,哪怕赵青正不知难而退,他把困难夸大后,接下来要推拒也比较好开口。

    赵青正沉默了一下,仍是不想放弃,“小彭,不管这个邱阳新多麻烦,我想你作为局長肯定是有办法解决的。”

    赵青正说着,不等彭白全拒绝,又道,“小彭,这件事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帮我这个忙,作为交换,今后不管什么事,我同样也答应帮你一个忙。”

    彭白全心头一震,赵青正这个表态的分量可就重了,他在这一刻陡然心动起来,但一想到乔梁那边,彭白全又犹如被浇了盆冷水,赵青正的许诺固然十分诱人,但若是他做的事让乔梁察觉到,那他就先没好果子吃了。

    犹豫了一下,彭白全脸色变幻之后,咬了咬牙,道,“赵書记,要不您看这样如何,您想跟田旭说什么,我帮您带话。”

    彭白全这已经是退了一步,也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赵青正皱眉道,“小彭,真没办法安排我跟田旭见一面?”

    彭白全无奈道,“赵書记,是真的不行,要是能办的话,我肯定一口答应帮您安排的。”

    赵青正盯着彭白全,在他已经抛出那样的承诺的条件下,彭白全依旧婉拒,赵青正不禁在想,彭白全可能是真的办不到,而不是不想安排。

    边上的钱正瞅了瞅彭白全,又看了看赵青正,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赵書记,要不您就先让白全帮忙带个话?现在田少刚被抓回来,乔梁肯定会让人重点盯着,白全可能确实不大好安排。”